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京郊山路已成摩托撒野路?摩托文化不应是无规

发表时间:2021-08-25

  摩托文化不应是无规则文化

  京郊山路已成摩托撒泼路

  一段山路上,一众车辆间,三个摩托车骑手辨别一手握把、一手举着彩烟棒,昂首挺胸,不留余地,豪迈拉烟。8月22日,这段网络视频成了微博热点,发视频的博主称拍摄地是北京市怀柔区范崎路和延琉路的交叉口:“摩托车这么骑是不是过分了?”

  违规

  一个半小时跨实线20余起

  8月22日这段视频的拍摄地是范崎路和延琉路穿插口,这已经是半个月内北京郊区山路上的交通安全事件第三次被推上热搜。

  8月21日,在连绵的阴雨之后,天空短暂放晴。站在城区视线好的处所,往北远眺,能看见远处碧蓝如洗的天空和葱绿清朗的群山。记者也在这天清晨驱车前往怀柔。一路上,不断有摩托车骑手结伴飞奔。偶尔还能看见拖着沙滩车的皮卡驶向北方。

  大概上午10时,记者进入怀柔山区,一路沿着雁栖湖西路,行驶上了范崎路。在群山之间,摇低车窗,清风拂面,确实令人赏心悦目。但山路毕竟波折,时一直会有路牌提醒——前方急转弯或者警戒落石。

  10时30分,一处度假村门前的停车区外,是比较辽阔的弯道,但路面上画着单黄实线。黄实线象征着此处禁止变道、调头。但记者在此观察的一个半小时时光内,多次看到轧线、变道、调头的摩托车和汽车。

  摩托车的动静很大,往往是先听到“突突突”的马达轰鸣声,再看到怒吼而来的车辆。弯道没车的时候,骑手们会猛然提高车速、压低重心、倾斜着角度过弯。弯道有车的时候,多数骑手会规规矩矩地跟在汽车身后,慢速过弯。有些骑手,则显得比拟心急,稍微侧身,一拧油门,就跨过地上的黄实线,逆行超车而去。

  汽车中也有不守规矩的。遇到前车缓慢,有些后车就稍微露了露头,发现对向无车,便逆行超车,完全不管地上的黄实线。还有一辆小轿车司机,大略是走错了路。眼看四下无车,便在这处黄实线弯道,实现了调头。由于这辆车的违规调头,也给后续车辆造成了很多安全隐患。后续有些车按捺不住,决定逆行快速超车。

  在一个半小时内,记者观察到的跨黄实线的交通守法举动大略有20多起。大部分汽车驾驶员跟摩托车骑手,还是能遵纪守法。但有些人驾驶车辆,伴着巨大的轰鸣声逆行飞驰,像是把山路当成了撒野的地方。

  堵路

  有摩托车在山路间扭起“秧歌”

  从范崎路离开,记者驱车前往另一段山路——黄花城水库安四路。

  这一路上,可以看到很多摩托车的常设集结点。在安四路与怀长路的相交处,有加油站、便利店和小饭店,这里是一个重要的摩托车集结点。据理解,在这里休整再出发,既可以去延庆,也可能去丰宁。

  好景象让人们蠢蠢欲动,时间已经是下战书2时,还是始终有车辆沿着安四路上山。机动车缓缓排起了长队,这时候,摩托车的“优势”便显现出来。有些摩托车,不再愿意跟在汽车身后,匆匆“爬行”,而是扭着车身,开始在车流中穿行。其中更有甚者,为了展示摩托车的机动性,而在山路上“扭起秧歌”来。随着骑手摇晃着重心,摩托车也扭动着前行。

  这一天在山路上的休会,记者很少看见自行车和步行的人。

  “我当初组织群体徒步活动的时候,异样小心,最怕在山路上碰到不守规矩的车辆。”峻峰爱好徒步,经常去登山游玩。多年的徒步教训,让峻峰习惯在山路上靠最左侧行走,“实际上就是逆行,这是没办法的取舍,因为顺行的话,后面来的车辆,基础无奈防范。在最左侧走,对向来的车辆,至少能够看得见。”

  峻峰是30多年的老司机,也有摩托车驾照。他回忆本人当初学车经历时说:“咱们当年,一学学半年,师傅岂但教技能,还教开车的情理。山路怎么开,说得清清楚楚。现在,教得容易,学得轻松,可考完本就全忘了。”

  “我当初已经很少去山里了,车太多,秩序又乱,太危险。”自行车骑友小飞对山路有些恐惧,“山区的道路条件受限度,绝大多数路段是灵活车跟非机动车混行。再遇上宽大的公交车,空间就更小了。”

  小飞说,北京有些山路禁摩,比喻妙峰山。有些郊区,专门开发了自行车道,比如通州。这些地方,可以比较释怀地骑自行车。但他也坦承,自行车骑友圈里,也有喜好寻求速度,喜欢在跑山、放坡中寻找刺激的,这些骑友同样应该按照交通规则。

  就在上周日,小飞自驾汽车带着孩子去了一趟北部山区。来回路上,就开了五个多小时。沿途看到的交通状况,让他直摇头,甚至短期内不想再去山区游玩:“山路上闭会不好,开车会很累。我觉得不论是什么车,无论是在城里仍是山上,保险一定是第一位。”

  观点

  遵纪遵法才华长久

  网络热传的摩托车拉烟视频,摩友七哥也看到了,他始终反对摩托车圈内有些人把这种夸奖的视频当成摩托车文明,“你拉烟漂亮了,没想过途径安全。”

  七哥很喜欢摩托车,喜欢自由的驰骋,但前提是遵纪守法,留心安全,“玩得安全,才能久长。”

  他说:“自我取乐也好,夺人眼球也罢,都不应当浮现。无论是法律层面、道德层面还是平安层面,我都反对这种行动。”

  摩托车文化是外来文化,有些摩友追求车辆的昂贵、速度的比拼,炸街、炫技。“这种增加了摩友自己的存在感,自己找到了刺激,然而并不能让公众懂得,更不能让多数人接受。”七哥认为,中国的摩托车文化,还是应该基于人,以人为本,“不以车的贵贱论高低,不以行驶的速度论英雄。保险驾驶,首先让民众吸收你,而不是反感你。”

  北京明心心理咨询中心于天一告诉记者,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生活压力大。再加之疫情和雨季的影响,市民们一看到晴天,自然而然会对郊区、对山区有向往。

  而进入山区后,规则意识开端淡漠。“规则不是先天的,而是后天习得的。社会心理学上说,学习规则有两个道路,一是模仿,一是试错。在城市里,咱们可以学到遵照规则有什么好处,违背规则有什么坏处。”进入山区当前,即便有一些警示路牌,然而人在压力被开释后,对警示的关注变弱了。

  “在山区,我们去追求放松,对自身的束缚变少,外部约束可能也变少,所以很轻易违反规则。甚至有些人,还存在一种心理,尝试去违反规则,追求刺激,释放压力。”于天一以为,无论在城市还是山区,释放压力的方法有良多,可以冥想、可以运动,但都不能忽视规则。尤其是安全意识,不能因为环境的改变而放松。

  本报记者 孙毅 【编辑:张楷欣】